玄鹤姬Noir G15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玄鹤姬……从此以后,这只杂食动物在老虎特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

大概只会掉落小甜饼,还是不定期的(什么时候掉把小刀也不一定呢……)

欧美、日漫、国产都混

欧美:主要吃德哈,Drarry赛高(也吃all哈)现在疯狂磕TRHP中(妈呀简直是宝藏)
神夏/妇仇者联盟/夜访吸血鬼/HP大世界/叉战警......


至于三次元嘛……
觉得牛顿和卡文迪许这对好像也不错的样子(๑• . •๑)
对不起各位,这里是一只疯狂复习的准高三狗,2019六月前大概是很少掉落小甜饼了XP


要成为我的信徒吗?

【电影吐槽】厄里斯魔镜的秘密

《格林德沃之罪》?文不对题!

整部电影看下来,我:

这不是GGAD专场么

阿布思连在厄里斯魔镜里看到的都是自己与盖勒特十指相扣

格林德沃最大的罪只可能是爱上了邓布利多

我吃糖吃齁了

还有:

邓布利多的胡子不是红色的吗!

纳吉尼不是白色的吗!

什么驺吾不是柴郡猫吗!
所以说果然汤姆是灵魂分裂多了失去理智吧!看看前任黑魔王的传销艺术!优雅!迂回!

格林德沃:“Oops,天啊。嘿大家看,真的不是我先动手的哟。啧啧啧你们傲罗整天就会喊打喊杀的。”

里德尔:“杀掉多余的。”

(对不起塞德里克我不是有意要黑你的XD)

以及:

对不起我站一会盖勒特×克雷登斯

幼驯染太好吃了

Ezra女装好可爱

奥睿利乌斯•邓布利多?

格林德沃是对驯养邓布利多有什么执念吗

厄里斯魔镜十指相扣是我一年份的糖了

官       糖       !    啊啊啊我死了

在电影院里和旁边的一个小姐姐同时笑到抽搐

确认过眼神是革命同志!

他    是    龙  !
【龙系男友】有着小雀斑和红色小卷毛的红瞳少年。最大的爱好是家里蹲。明明能靠颜值吃饭却非要当电竞选手。经常感叹:“人类的计算机真是神奇啊。”
很  能  吃
脾  气  很  臭

【毒埃】欢迎回家,埃迪

  实验室里的灯因为供电不足早已全灭,而那些高高低低的器材的指示灯却有备用电源做后盾,顽强的保持着微弱的亮度。未被照亮的角落黑暗中仿佛隐藏着随时会意外跳出来的怪兽。

  当然,也的确有一只"怪物"在角落。

  "怪物"缓缓从角落走到实验舱已被砸碎的玻璃门前。埃迪看着那一滩已看不出颜色的物质,脸上的表情无比复杂。不远处是朵拉博士白大褂的一角。她仍然躺在那里。离火箭爆炸已经一个星期过去了,但看起来仍没有一个处理小组来过这里。

  "你知道吗,我在和暴乱融合的时候读取到了德雷克的记忆。"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就在埃迪的脑子里。埃迪向后瑟缩了一下。"哦天啊,那你知道吗,我仍然希望你能在发言之前举个手…"埃迪不满的嘟哝着。

  一只金属色泽的黑色爪子从埃迪的肩膀上冒出来,在他眼前挥了挥后缩了回去。那个低沉的声音继续说:"在下令追捕我们时,德雷克说过要把你带回这里,带回'家'。"

  埃迪瞪大了双眼:"认真的吗?这里?家?我想他可能是对柔和的灯光还有暖和的被窝有什么误解?哦,还有,黑胶唱片。他该不会指望在这里找到一张?毒液,我告诉你,没有黑胶的地方不能被称之为家。好吧,至少CD。" 顿了一顿,埃迪还是忍不住提出了疑问:"你到底是怎么能够摄神取念的?!"

  "他还说,我们是'他的'…"毒液忽略了他的疑惑。现在他的声音听上去有点,不,是非常,十分的恼怒,"自大的人类!我不可能被他拥有!我是我自己的!"

  埃迪敷衍的点了点头:"啊,对,没错。"  "你也是。"  "对对…什么?我当然不是他的好吗?我不是任何人的东西!"埃迪愤慨的声明自己自由法人的身份。"错了!你,是,我的!你的身体,你的大脑,全部是我,的!别忘了是我找到了你!"毒液直接从埃迪的胸口冒了出来,愤怒的逼近他的眼前,"别忘了你是我的坐骑。你答应过的。"

  "好吧好吧,我是你的,行了吗?"埃迪无奈地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天啊这感觉好像我又养了一只猫…"  "差别在于你前女友的猫不喜欢你,而我喜欢你。"

  埃迪诧异的看了眼毒液…这应该是"我们是朋友"的那个意思吧?不过…朋友会是"对方的东西"吗…算了,跟外星生物计较什么口语呢。"好吧,那我把这当成对我的赞赏了。"

  毒液有些不耐烦的从他眼前挪开,转而面对着地上的朵拉:"所以,愧疚感让你来看她……要是你没有接受她的求助,我也就不会找到你,她也可能不会被这样处理掉,她还有家庭……对于玛莉娅,我很抱歉,当时我快要死去,而即使她作为'宿主'与我太不适配,我也不得不暂时选择她。" 

  "又读取我的思想…好吧这其实不是你的错,德雷克的,不是吗。"埃迪看似不在意的耸了耸肩。但他仍然为无辜死亡的朋友感到愤怒,不过这股愤怒是针对德雷克的。

  庆幸自己已经死了吧,德雷克,不然我会先拿你出一顿气再解决你。埃迪知道毒液肯定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不过他没有说出来。

  玛莉娅和其他实验者的尸体早已被清走了,只剩下朵拉,在变故之后就一直被留在这里。埃迪抖了抖肩膀:"好吧,咳咳,你能变出…我的意思是,组成…好吧你能弄出一朵花吗花店的花比巧克力还贵。"  "你要祭奠她。"一个陈述句。

  "算是吧…她送来了我,你的坐骑,算是间接阻止了你的同族来到地球然后毁灭它,也算是间接保护了你丰富的食物来源,是吧。"埃迪挠了挠头。

  "一千克巧克力。不准讨价还价。"  "什么?噢…好吧…成交。"  "成交。"

  然后埃迪的手中就握着一朵玫瑰。一朵坚固的,黑色光滑金属触感的玫瑰,在红绿两色的微弱灯光的映照下居然有了一点生气。

  "回家吧。"埃迪放下花后离开了这个被废弃的实验室。让专业的来处理这摊子吧。

  正当他站在隔离网外准备走进森林时,毒液的爪子突然伸出来在他眼前挥动了两下:"对了,什么是摄神取念?"  "呃…这是一部我小时候读过的有关魔法的小说里的一个技能…你知道的,童年回忆之类的。我还以为你已经读穿了我的整个人生?"  "部分的。只是为了生存,为了大致了解你,我还没有费心去分析你的童年记忆。你希望我读?"

  "不用了谢谢,你最好永远别这么做,我该对你保持一点神秘。"  "太晚了,我已经知道了全部的你。你居然是天主教徒?"  "…噢,你真棒,但我求求你闭嘴。"  "好吧。"

  毒液一路上保持了沉默,然而当埃迪打开公寓门,他再次打破了寂静:"顺带一提,亲吻你的感觉很棒。你的嘴唇很…辣,我还是不理解为什么安妮会忍心甩掉你。"

  埃迪踉跄了一下:"闭嘴!"

  "好吧。不过,欢迎回家,埃迪。"




《毒液》,又名《你的良心在和你说话》/《广东毒液:舌尖上的地球》/《两个loser加起来等于毒埃》

一个无法实现的点梗+填坑决定

好了,巴西退场了……

都在欺负我内马尔

没有点梗了,我决定把悲愤化作力量

填坑

  【格林童话】的第一个故事将是《奇特的乐师》。当然,剧情不会完全按原著走,大部分会是我在阅读原著时产生的奇奇怪怪的脑洞XD

  吟游诗人的梦想是游遍大陆,看遍大陆各处的风景。他也希望能将自己的琴声带到天涯海角。就让我们称他为乐师吧。

  乐师认为音乐已经是一个很好的伙伴,但他更需要一个能欣赏这位伙伴的人与自己同行。

  请注意,他说的是“人”。

  可能正因为如此,他途经一片森林时,得罪了想向他学艺的三位守护圣兽。

  “你这是在歧视非人!!!”

  愤怒的三圣兽禁止他再进入这片森林,否则就等着承受它们的怒火吧。

  乐师很苦恼。即便是只在小路上走了一个早上,他也能感觉到这是一片非常有魅力的森林,他对于森林腹地是何等景色有着强烈的好奇。

  然而他得罪了守护圣兽。

  叫你嘴贱。乐师想给自己来一个耳光。

  到底是要招募一个勇者还是要再争取一下?乐师很沮丧,第二个选项被瞬间排除:他自己可没有战斗力。所以,找一个勇者吧。

 
 

一个也许可以在决定了四强后点的梗

格里兹曼真是超级帅不是吗

法国进入四强我无比开心~

  要是俄罗斯,巴西,英格兰也进入四强的话,可以点一个短篇,德哈限定【禁止开车】_(:з」∠)_虽然觉得没人会想点。

  要是没人点梗我就自己摸个短篇自娱自乐吧XP

魁地奇冠军的诅咒【脑洞】

很好,德国的三场世界杯都踢完了

回家已经变成了注定

听说这叫【卫冕冠军的诅咒】

……

所以有没有魁地奇冠军的诅咒呢XD

冠军一定会变gay这种操作

什么的(灬ºωº灬)♩

拿到了魁地奇巫师杯的Harry

带着他的男朋友Draco跑路啦

概率相等

  第二次,Bucky在自己的眼前消失。
 
  Steve想着,这不可能。

  不可能会有第二次分开,他认为。就算要分离,他也相信这次会轮到自己先走一步。

  然而,事实无情的向他揭露“这次谁会先离开”并不是一个他可以知道的后验概率。

  而Steve,很不幸。

  当Bucky在列车上,在他眼前坠落,他几乎要跳下去找他。那时,他以为自己永远的失去了Bucky。

  后来人们告诉他没有找到……这很好,他想,至少我还有一点点可以幻想的希望。但这无济于事,因为他明白自己是在做白日梦。

  所以他在看到面具下的那张脸时失去了行动能力。

  他想着“这不可能”,但是突如其来的惊喜狠狠的“冲击”了他。

  听到了“Who the hell is Bucky”也无法让他对耶和华的感激消失即使那么一点。虽然他知道这其实该归功于九头蛇。

  Bucky最终还是恢复了记忆。他们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面”。

  他以为他们在分离了几十年后不会再遭受更多的了。在这个时代,只有Bucky是他的亲人,Steve不可否认自己对Bucky有一种依赖感。他以为他们不会再分开。

  然而灭霸的出现在他脸上重重挥了一拳。

  一切都结束了,灭霸得到了所有的宝石离开了。

  他静静的等着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

  灭霸可能会捏碎半个宇宙的星球,或类似的。

  但他没想到会是这种方式。他想起来灭霸曾经说过“随机的”。

  但他没想到会是Bucky。

  第二次,Bucky在自己的眼前消失。

  Steve想着,这不可能。

  他试图抓住他,然而Bucky已经破碎了。

  Bucky从他的指缝间溜走了。再一次的。

  Steve在他曾经存在的那块土地上无声的嚎哭。他想把这些土全部挖起来带走。肯定还有那么一些Bucky,说不定他还能再把他拼起来……

  但他知道,Bucky已经彻底破碎了。没有痛苦,但就在他眼前。他很痛苦。

  这次,他亲眼见证了Bucky的存在消失的过程。

  同样的没有尸体。

  那是不是意味着他还有一丝希望?Bucky只是突然消失了,他们没有找到尸体。在一个失去记忆,一个被冰冻了七十多年后,他们还可以找到彼此,那这次也可以。

  Bucky,等我一下。

  他一定会再次找到Bucky的。他一定会。

 

【BZRW】走向未知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还是。

  当局者清,旁观者迷。

  特里劳尼认为自己一直都是后者。然而,她并不确定自己是否总是当局者。或许所有占卜师们都不能。这可能就是大部分占卜师的预言都如此含糊的原因。

  要是你连自己在故事中扮演的角色是什么都不确定,你怎么可能对故事情节有一个完全的预测?

  “啊,不妙啊……很不妙!罗恩,我看见一头红发的狮子,最终不知不觉的陷进毒蛇编织的巨网,走向堕落,走向终结!”

  “哈,哈,我真的好害怕啊。东方魔法界的织网蝰蛇怎么可能跑到霍格沃茨啊。教授她可能是又发酒疯了。”罗恩干笑几声后对赫敏悄声嘀咕。赫敏无奈的摇了摇头。

“看看这是谁?一只红发小狮子!哦,小罗尼,忙着和你的女朋友卿卿我我呢,多么美好的爱情。多么盲目、滑稽的爱情。”这时布雷斯走了过来,用一种近乎咏叹调的嗓音念出自己的台词,双手做捧心状。然后,对着罗恩露出一个嘲讽至极,可称为邪恶的微笑。

  罗恩气得追上他就想开打,结果反而被布雷斯压制着拖离了教室。

  赫敏发出了无声的轻笑。

 

Harry的O.W.Ls.备忘


                                  备       注

魔法史:尽量坐在Hermione旁边,然后向梅林祈祷

魔药:同上

麻瓜研究:同上

预言:起飞吧,想象力与演技

  以及

最重要的

非常重要

远离DRACO-hell-MALFOY!!!

——————

  然而Harry的运气不太好。笔试的时候,他和Hermione之间足足隔了五排座位,也就是几乎大半个教室。同样的事也发生在Ron身上。而且,Malfoy在他左手边第三个位置,近的不得了。他有充足的理由怀疑这是教授们集体策划的一场阴谋。
 
  Harry发誓在整场魔法史的笔试中Binns教授一直在盯着他,也许还有Ron。草药笔试时,他瞄了一眼右前方,发现Ron的试卷一片空白,他的眼神也是一片空白。然后Harry转回头,很不幸的对上了Sprout教授的眼神。他急忙埋头于自己的试卷中。梅林啊,他感觉所有教授都在盯着他!

  当所有笔试都结束了,学生们发出的叹息甚至在考场里造成了一个小小的风暴。

  这几天发生的一切都太糟糕。Harry毫不意外的看到Ron神情恍惚的飘出了教室,途中被几个冲出教室的学生撞倒,然后爬起来,继续飘浮。好吧,看来他是不会等自己一起回宿舍了。Harry快速左右扫视,很好,Malfoy和自己之间隔了一群Ravenclaw。把视线从那个金发的混蛋身上挪开,他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书包,冲出了教室。

  Harry这几天都在考试结束后早早的离开了教室,完美的避开了Malfoy。没有眼神接触,没有语言或肢体交流,耶。教授们对不起了,今年的考场上没有争执和互殴。所以你们为什么还要盯着我?!

 
  所有的教授都在考试时盯着他,这让Harry感到痛不欲生。这是最残忍的酷刑了,当你一直想要偷瞄Hermione的试卷时。Harry认为这就是最糟糕的。
 

  但是更糟糕的发生在实践考试。

  在等待坩埚里的魔药冷却时,Harry感到持续的酸痛,他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好不容易撑着桌面重新保持站立姿态,他突然感觉头皮发麻。

  大事不妙。

  Snape的嘴角是一个意味深长的弧度。

  魔药学教授端坐在讲台上,戴着那个一点点柴郡猫式的几乎不可见的微笑就那么盯着他。然后Snape微微转头看向另一边,双手抬起在脸前十指交叉。

  他敢打赌Snape一定在偷偷的笑!梅林啊,Snape可是在他“最厌恶在其面前出丑”的名单上排行第一的巫师!!!(还有……他是绝对不会承认那个微笑有一点点性感的……绝对不会)都怪该死的Malfoy!!!

  愤怒让他疯狂的在教室里寻找Malfoy的踪迹。

  在第一排。Malfoy已经上交了魔药,正在收拾东西。那个金发混账。

  给我等着!!!

  Malfoy已经离开了教室。其他学生还停留在搅拌的阶段。Harry几乎是跑着去提交冷却后的魔药,又跑回去把东西匆匆扫进书包,拎起来就往教室外面冲。按照以往的情形他是不可能这么快完成魔药的,但是……

  Harry在转角撞上了一个人,正打算道歉,抬头一看,正好是Malfoy。Malfoy就这么玩味的打量着他。他的怒火瞬间烧了起来。

  “告诉我,为什么这几天都不跟我说一句话?”结果Malfoy抢在他前面开了口。

  Harry原本的怒火瞬间被新的怒火取代:“你还好意思说!Damn you, Draco!我以为考试这几天你会克制一点,我还以为你昨晚真的只是想帮我复习魔药!结果你还……你还……我要是理你就有鬼了!你还害我在Snape面前出丑,你肯定看到他笑了!”Harry的耳朵越说越红,最后红的快要滴出血来。

  愉悦的看着小狮子炸开了毛,Draco拉着狮子的爪子将他扯进了怀里,说:“好啦好啦,一开始我是真的只是想帮你复习魔药的,但是……”

  Harry一魔杖就敲到了Draco的背上:“以后考试前不要晚上来我宿舍!都怪你,我肯定一个O都得不到!”

  “可是你得到了我,”Draco笑着把下巴磕在他的小狮子的头顶。

  “而且你的魔药也完成的很快不是吗。”

  “……哼。”

  Draco悄悄的把Harry的领子往上翻起,遮住了几个显眼的,停留在白皙脖子上的鲜艳红斑。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