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鹤姬Noir grue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玄鹤姬……从此以后,这只杂食动物在老虎特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

大概只会掉落小甜饼,还是不定期的(什么时候掉把小刀也不一定呢……)

欧美、日漫、国产都混

欧美:主要吃德哈,Drarry赛高(当然也吃all哈)

觉得牛顿和卡文迪许这对好像也不错的样子(๑• . •๑)

概率相等

  第二次,Bucky在自己的眼前消失。
 
  Steve想着,这不可能。

  不可能会有第二次分开,他认为。就算要分离,他也相信这次会轮到自己先走一步。

  然而,事实无情的向他揭露“这次谁会先离开”并不是一个他可以知道的后验概率。

  而Steve,很不幸。

  当Bucky在列车上,在他眼前坠落,他几乎要跳下去找他。那时,他以为自己永远的失去了Bucky。

  后来人们告诉他没有找到……这很好,他想,至少我还有一点点可以幻想的希望。但这无济于事,因为他明白自己是在做白日梦。

  所以他在看到面具下的那张脸时失去了行动能力。

  他想着“这不可能”,但是突如其来的惊喜狠狠的“冲击”了他。

  听到了“Who the hell is Bucky”也无法让他对耶和华的感激消失即使那么一点。虽然他知道这其实该归功于九头蛇。

  Bucky最终还是恢复了记忆。他们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面”。

  他以为他们在分离了几十年后不会再遭受更多的了。在这个时代,只有Bucky是他的亲人,Steve不可否认自己对Bucky有一种依赖感。他以为他们不会再分开。

  然而灭霸的出现在他脸上重重挥了一拳。

  一切都结束了,灭霸得到了所有的宝石离开了。

  他静静的等着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

  灭霸可能会捏碎半个宇宙的星球,或类似的。

  但他没想到会是这种方式。他想起来灭霸曾经说过“随机的”。

  但他没想到会是Bucky。

  第二次,Bucky在自己的眼前消失。

  Steve想着,这不可能。

  他试图抓住他,然而Bucky已经破碎了。

  Bucky从他的指缝间溜走了。再一次的。

  Steve在他曾经存在的那块土地上无声的嚎哭。他想把这些土全部挖起来带走。肯定还有那么一些Bucky,说不定他还能再把他拼起来……

  但他知道,Bucky已经彻底破碎了。没有痛苦,但就在他眼前。他很痛苦。

  这次,他亲眼见证了Bucky的存在消失的过程。

  同样的没有尸体。

  那是不是意味着他还有一丝希望?Bucky只是突然消失了,他们没有找到尸体。在一个失去记忆,一个被冰冻了七十多年后,他们还可以找到彼此,那这次也可以。

  Bucky,等我一下。

  他一定会再次找到Bucky的。他一定会。

 

走向未知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还是。

  当局者清,旁观者迷。

  特里劳尼认为自己一直都是后者。然而,她并不确定自己是否总是当局者。或许所有占卜师们都不能。这可能就是大部分占卜师的预言都如此含糊的原因。

  要是你连自己在故事中扮演的角色是什么都不确定,你怎么可能对故事情节有一个完全的预测?

  “啊,不妙啊……很不妙!罗恩,我看见一头红发的狮子,最终不知不觉的陷进毒蛇编织的巨网,走向堕落,走向终结!”

  “哈,哈,我真的好害怕啊。东方魔法界的织网蝰蛇怎么可能跑到霍格沃茨啊。教授她可能是又发酒疯了。”罗恩干笑几声后对赫敏悄声嘀咕。赫敏无奈的摇了摇头。

“看看这是谁?一只红发小狮子!哦,小罗尼,忙着和你的女朋友卿卿我我呢,多么美好的爱情。多么盲目、滑稽的爱情。”这时布雷斯走了过来,用一种近乎咏叹调的嗓音念出自己的台词,双手做捧心状。然后,对着罗恩露出一个嘲讽至极,可称为邪恶的微笑。

  罗恩气得追上他就想开打,结果反而被布雷斯压制着拖离了教室。

  赫敏发出了无声的轻笑。

 

Harry的O.W.Ls.备忘


                                  备       注

魔法史:尽量坐在Hermione旁边,然后向梅林祈祷

魔药:同上

麻瓜研究:同上

预言:起飞吧,想象力与演技

  以及

最重要的

非常重要

远离DRACO-hell-MALFOY!!!

——————

  然而Harry的运气不太好。笔试的时候,他和Hermione之间足足隔了五排座位,也就是几乎大半个教室。同样的事也发生在Ron身上。而且,Malfoy在他左手边第三个位置,近的不得了。他有充足的理由怀疑这是教授们集体策划的一场阴谋。
 
  Harry发誓在整场魔法史的笔试中Binns教授一直在盯着他,也许还有Ron。草药笔试时,他瞄了一眼右前方,发现Ron的试卷一片空白,他的眼神也是一片空白。然后Harry转回头,很不幸的对上了Sprout教授的眼神。他急忙埋头于自己的试卷中。梅林啊,他感觉所有教授都在盯着他!

  当所有笔试都结束了,学生们发出的叹息甚至在考场里造成了一个小小的风暴。

  这几天发生的一切都太糟糕。Harry毫不意外的看到Ron神情恍惚的飘出了教室,途中被几个冲出教室的学生撞倒,然后爬起来,继续飘浮。好吧,看来他是不会等自己一起回宿舍了。Harry快速左右扫视,很好,Malfoy和自己之间隔了一群Ravenclaw。把视线从那个金发的混蛋身上挪开,他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书包,冲出了教室。

  Harry这几天都在考试结束后早早的离开了教室,完美的避开了Malfoy。没有眼神接触,没有语言或肢体交流,耶。教授们对不起了,今年的考场上没有争执和互殴。所以你们为什么还要盯着我?!

 
  所有的教授都在考试时盯着他,这让Harry感到痛不欲生。这是最残忍的酷刑了,当你一直想要偷瞄Hermione的试卷时。Harry认为这就是最糟糕的。
 

  但是更糟糕的发生在实践考试。

  在等待坩埚里的魔药冷却时,Harry感到持续的酸痛,他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好不容易撑着桌面重新保持站立姿态,他突然感觉头皮发麻。

  大事不妙。

  Snape的嘴角是一个意味深长的弧度。

  魔药学教授端坐在讲台上,戴着那个一点点柴郡猫式的几乎不可见的微笑就那么盯着他。然后Snape微微转头看向另一边,双手抬起在脸前十指交叉。

  他敢打赌Snape一定在偷偷的笑!梅林啊,Snape可是在他“最不想在其面前出丑”的名单上排行第一的巫师!!!(还有……他是绝对不会承认那个微笑有一点点性感的……绝对不会)都怪该死的Malfoy!!!

  愤怒让他疯狂的在教室里寻找Malfoy的踪迹。

  在第一排。Malfoy已经上交了魔药,正在收拾东西。那个金发混账。

  给我等着!!!

  Malfoy已经离开了教室。其他学生还停留在搅拌的阶段。Harry几乎是跑着去提交冷却后的魔药,又跑回去把东西匆匆扫进书包,拎起来就往教室外面冲。按照以往的情形他是不可能这么快完成魔药的,但是……

  Harry在转角撞上了一个人,正打算道歉,抬头一看,正好是Malfoy。Malfoy就这么玩味的打量着他。他的怒火瞬间烧了起来。

  “告诉我,为什么这几天都不跟我说一句话?”结果Malfoy抢在他前面开了口。

  Harry原本的怒火瞬间被新的怒火取代:“你还好意思说!Damn you, Draco!我以为考试这几天你会克制一点,我还以为你昨晚真的只是想帮我复习魔药!结果你还……你还……我要是理你就有鬼了!你还害我在Snape面前出丑,你肯定看到他笑了!”Harry的耳朵越说越红,最后红的快要滴出血来。

  愉悦的看着小狮子炸开了毛,Draco拉着狮子的爪子将他扯进了怀里,说:“好啦好啦,一开始我是真的只是想帮你复习魔药的,但是……”

  Harry一魔杖就敲到了Draco的背上:“以后考试前不要晚上来我宿舍!都怪你,我肯定一个O都得不到!”

  “可是你得到了我,”Draco笑着把下巴磕在他的小狮子的头顶。

  “而且你的魔药也完成的很快不是吗。”

  “……哼。”

END.
 

 

 
 

【格林童话】补充

其实这个格林童话系列将会是……嗯,大部分会是小甜饼吧。毕竟也想无脑产出甜食。好想吃甜食。

其实德拉科和哈利的True Ending是爱伦坡的画像AU。

嘘,不要乱说,哈利的画像会听到的。

我好饿我好想吃巧克力。

不管了【行动起来】

【DH】格林童话•序章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片罕有人迹的土地。

  这片土地上伫立着一座鲜有人知的城堡。

  两扇阴森的熟铁大门几百几千年来一直尽职尽责的守护着通往城堡的路径。即使比起城堡内部的神秘它们更像是两只可爱的小宠物。

  漫漫长夜,城堡没有华丽的宴会,没有欢笑的宾客,没有摇曳的烛光。长桌上放着两只晶莹剔透的高脚杯,葡萄酒的颜色如鲜血般粘稠,却没有客人,只有年轻的金发伯爵长久的停留在空荡的大厅,嘴角抿成直线,在黑纱笼罩的油画前沉思。

  午夜的圆月绕过窗棂将飘渺的乳白色轻柔的覆在华美的地毯上,缠绕伯爵的周身。而伯爵的影子却突破了月光的限制,更加牢固,毫不动摇,执着的停留在同样固执的层层厚重黑纱上。

  究竟是油画想包围金发的伯爵,还是伯爵的影子试图笼罩整幅油画?这是一场寂静无声的争斗,月光只能无奈的围着他们打转。

  突然,伯爵似有所感,转过了头,凝重的空气顿时被打破。

  金发的孩子轻轻的拉拽着他的袍袖,睁着迷茫的睡眼望着他。“父亲,我无法入睡。我尝试过了,”男孩乞求的摇晃着伯爵的袖口,“再给我讲个故事吧,就一个。讲完我就能睡着了。”

  伯爵看着男孩无精打采的拨弄着自己的袖扣,不再紧抿着的嘴角勾起一个微笑。男孩抬起头,充满期待的望着他。

  “好吧,不过只讲一个。在那之前,我的孩子,你为何不先去你的床上躺下,盖好被子呢?我相信你甚至无法等到故事结束就会睡着了。”伯爵弯下身抱了抱男孩,男孩立刻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拉住他的手。

  伯爵牵起孩子的手。他转头最后看了油画一眼,然后领着男孩无声的走向长廊。

  “来一杯巧克力?”

  “太棒了!”

  伯爵与男孩离开了大厅。

  月光叹息着,叹息着伯爵的无法留下。鲜红的酒液,沉重的长桌也在同时叹息着,他们没有那份幸运能听到伯爵讲的故事了。

  油画在黑纱后沉默不语。一双绿色的眼睛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甚至无法完全被层层黑纱掩盖,就这么穿透黑色的幕布看着月色朦胧的幽寂大厅。

  这是一幅画像。是谁的画像?

  我们无从得知画像是否会为了无法听到故事而叹息,又或者,画像早已听过这些故事……
 

 

【DH】不小心拿了《神魔犄角》的剧本怎么办

  如果你某天醒来,发现自己长了一对能激发巫师内心深处最邪恶欲念的恶魔犄角,那么恭喜你,请不要惊慌,你获得的是来自天堂的门票。

*   *   *   *   *   *   *

  霍格沃茨,某个普通的没有魔药课的早上_

  “啊啊啊头好痛啊……” 哈利从床上坐起,捂着额头一脸不爽。天啊,他一定是昨天晚上又和伏地魔连接了灵魂视角……

  等等,不对,这个触感。

  哈利摸到自己的额头上有两个坚硬的……是角?! “什么情况!”

  立马掀开被子跑向离他最近的穿衣镜,哈利震惊的看着镜中的景象:在自己额头的两边上方,顶开了刘海,长出来的竟然是两只有着明显恶魔特征的……角。角。

  哈利呆呆的看着镜中的映像,抬起手弹了弹那短短的恶魔角,映像也如同他一般呆滞的弹了弹头上的角。

  “啊,还是恶魔的角,不是牛角也不是羊角。”标准的恶魔色,棱角分明,纹路清晰。

  ……f*ck一个救世主竟然长了一双恶魔角,一定会被怀疑是与黑魔法有什么勾结吧!今天的预言家日报头条将会是《惊现!救世主竟为地狱代言人!》或者《救世主变身恶魔意欲何为?光明一方该何去何从?》……还不如让他死了算了!

  好不容易渡过了一阵子的震惊状态后,哈利可以一百万分的肯定一定是韦斯莱双子在他睡梦中给他喝了或抹了什么奇怪的未经试验的魔药,会让人长角的那种。

  他一定,一定要让他们把解药交出来!

  正在哈利下定决心之时,他听到了开门声,然后是罗恩的声音:“嘿,哈利你不会还没起床吧……哦,你起来了。”

  哈利迅速转过头,罗恩正在他的身后盯着他……的额头。啊哦,糟糕了。哈利可以确定他一定会看到罗恩脸上五彩斑斓的变化,在这之后不到下午整个霍格沃茨都会知道他们的救世主长了一双恶魔角。

  可他想错了。罗恩只是略带惊奇的看了一眼他的角,然后开始絮絮叨叨:“哇哦,伙计你这两只角在我走的时候还没有呢。对了,今天起床我看你脸色苍白还满头大汗,你不会是又做了一个晚上的噩梦吧。所以我帮你请了几节课的假……你应该不会怪我吧?”一脸紧张兮兮的看着哈利。

  哈利实在是吃了一惊。“我当然不会怪你,我还应该感谢你……不过你难道就不觉得……我的头上长的那两只角……看起来不是应该很奇怪吗?”

  罗恩一脸疑惑的凑近他,盯着哈利的角捏了捏:“救世主长了角,不是很奇怪吧……我的意思是你可是救世主啊,什么事都不稀奇。嘿,等等,”罗恩还在盯着哈利的角,“我觉得我现在应该去找赫敏,你觉得呢。或许我应该邀请她去霍格莫德,哈利,你觉得呢?”

  哈利觉得他开始不懂罗恩了:“其实我觉得你自己决定就好……为什么你会觉得你想邀请赫敏去哪要先问我?”  “我就是觉得,我应该告诉你,你觉得我要不要去找赫敏呢?”罗恩盯着哈利,但显然陷进了“要不要去邀请赫敏”这个问题中。

  “你想去就去吧。”哈利想着他的角,随口回了罗恩一句。罗恩立刻站了起来,向门口走去:“那我现在就去了。”  “等等!你要去干什么?” 

  这时罗恩的手已经扶到了门上,他回过身:“不是你让我邀请赫敏去霍格莫德的吗?”  “嘿,今天还有课要上呢!” 哈利不可置信的盯着他的好友,“你应该周六再邀请赫敏去霍格莫德!” 

   “哦,好吧。”罗恩嘟哝着走了回来,爬到自己的床上抱着自己的双腿。他脸上的表情快速变成了“我在思考,不要打扰我”。口中开始念叨着有关霍格莫德,以及赫敏。

  好友已经彻底的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了,哈利无奈的摇了摇头。哈利倒是觉得自己该去找一找赫敏,她一定会有办法搞定这对角的。双子并不总是有他们恶作剧产品的解药。大多时候都没有。

  在图书馆的门口,哈利停下来松了一口气。图书馆和来图书馆的路上永远是人最少的地方,万幸,没有人看到他那对糟糕的角。

  哈利没有留意到一个很有节奏感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有个身影向他走来,却在他的左边突然停下,然后迅速的转身沿着原路返回。眼角的余光代替哈利捕获了这个人影,他迅速的拧过头,却只看到一片翻飞的黑袍消失在拐角处。

  那个人是谁?!

  哈利感到一股恶心的焦虑感攒着他的心脏。刚刚究竟是谁在那?那个人,学生或是老师,有没有看到他?有没有看到他头上的角?梅林啊,祈祷这个人没有看到!祈祷他或她是一个不多嘴的人!祈祷这不是某个斯莱特林!!

  哈利克制住自己去追赶的冲动,快步走进图书馆。他最好快点找到赫敏,越快越好。他不敢想象当人们发现他的恶魔的角后会发生什么。流言总会被认为是真实的。

tbc .

看不见的男孩

是一个脑洞:

  每个孩子多多少少都会在某些时候幻想出……一个别人看不见的朋友,或者别的什么生物,悄悄的帮助自己赶走校园恶霸,陪自己来一场心对心的交流,或者,帮自己搞定一场O.W.L.S测试……

  这似乎不应该发生在Draco 斯莱特林小王子 Malfoy的身上,因为通常来说Draco都是负责霸凌的那一个,还有永远优秀的成绩。

  但这就是发生了。

  Draco在未满霍格沃茨入学年龄的时候还是个喜欢在充斥着哥特风格的Malfoy庄园里到处闲逛的孩子。Narcissa总是在度假,Lucius总是在书房。他偷偷的溜去了厨房,想要找到一只家养小精灵来消磨时光(不要问他打算用什么方式,看在Lucius的份上)。不幸的是,今天的后厨特别的宁静。

  于是他打开了一个壁橱。

  没有家养小精灵,只有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男孩盘着腿皱着眉头看向他。

  Draco失望的关上了壁橱的门。

  等等。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

  哇哦这肯定比家养小精灵好玩多了!

  Draco迅速的再次打开柜门。很好,那个男孩还在,甚至连姿势都没变。只不过事态的变化如此快速,使得他的表情只是从被打扰了转变成疑惑的。

  这个男孩有着一头过长的、散乱的黑色卷发,还有一双祖母绿的眼睛。唯一使他和Malfoy庄园不符的是他呆板的圆框眼镜和身上的破旧麻瓜衣服。所以Draco迅速的打消了Lucius藏了个私生子的想法。

  Draco邀请这个男孩和他一起玩。这是他找到的男孩。最终他成功的让Harry走出了壁橱,Harry是男孩的名字。

  Draco和Harry能在一起玩点什么?魔法实验(他发现Harry十分反感黑魔法,以某种他还不知道的原因)、学术交流(他们曾多次呆在藏书阁里一整天,Draco竟毫不惊讶的发现Harry快啃掉了这里大部分的书)、魁地奇比赛(对,Harry有一把自己的扫帚,总是最新款的)、然后吐槽Lucius的各种怪癖(Draco和Harry把他们各自知道的那部分做了个汇总,多得可怕,甚至包括收集魔药瓶。他们不敢猜测那是不是Severus的)、研究Harry额头上的闪电疤痕(“我觉得那很艺术。你是如何得到它的?在柜子里磕到的?” “闭嘴。”)。

Harry似乎不用吃饭,也不用睡觉,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尽管Draco发现除了他没人能看到Harry,这是他在一次被Lucius撞见的阿尼玛格斯讨论中发现的,Lucius夸赞了他的想象力以及辩证能力),而且最后总会钻进某个柜子里,然后消失。Draco总能在某个柜子里找到Harry ,但他发现Harry不太愿意离开它们,劝他走出柜子很困难。

  因此Draco猜测他的Harry可能是某种魔法生物,或者庄园里别的什么他不知道的魔法。但是穿着那样破烂的麻瓜衣服?不,这太逊了。每隔几个月,他就会把自己的几套衣服给Harry,但仍然不能让他摘下那副万恶的眼镜。

  然而Lucius有一次不经意的问起Draco没有穿他新近为他买的几套衣服,这让Draco的心瞬间凉了半截。Narcissa,拜托了。于是他勇敢的告诉父亲,母亲认为这些衣服过于单调,不太适合他,于是扔掉了。

  他不认为父亲会看不穿这个拙劣的谎言,没想到Lucius居然认同的点了点头:“嘲笑我的品味,她一贯喜欢这么做。我想这就是为什么她总会给Severus衣服。”

  Draco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他本不该知道的事。他默默的在心里为远在法国的Narcissa(还有他的教父)感到抱歉。

  这一切一直持续到Draco达到入学年龄。

  Draco盯着自己想要给Harry的一件霍格沃茨巫师袍,沮丧的。其他纯血家族的同龄人都是蠢蛋,Grabe和Goyle只知道吃,Pansy只知道她所谓的时尚。而唯一能跟得上他的学习进度的Harry不能陪他到霍格沃茨去,也不能成为那里的一名学生,他拒绝了Draco想要给他的这件斯莱特林校服。

  虽然他觉得Harry是因为校服太大才这么说的。他的生长速度……的确没有Draco快,即使一开始Draco找到他时他们还差不多高。

  但是Harry紧接着向他保证,他只是不能陪同他到霍格沃茨去,但是只要Draco想要找他,只要一边想着他一边打开霍格沃茨的随便哪个柜子就行了。

  “但是不要在人多的地方。也不要用太小的柜子,那样我会出不来的。真的。”Harry严肃的告诉他。

  Draco挑高了眉,再次感慨于Harry对自己身高的认知,但他聪明的没有说出来。而随着学年的过去,Draco愉悦的发现自己从只比Harry高半个头到高出一个头。很好。

  当他在服装店购买明显不属于他的码数的衣服时,他的朋友们向他投来奇奇怪怪的眼神。

  “我假设每个Malfoy都有他们的特殊癖好?”Blaise这么感叹着。Pansy假笑。Draco不屑的挑眉。愚蠢,你们不会明白的。他很期待Harry最终能发现码数的那一天。

  那   一   定   很   有   趣   。Draco挂上了一个邪恶的微笑。

  等到Harry发现Draco“贴心”的小动作,那已经是几年后的事了。

 

【钢琴家】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好人的

   Hosenfeld/Szpilman

  如果席皮尔曼的小提琴家朋友当年大发善心,见到了钢琴家后立刻(别扭的)告诉他……

  “嘿,瓦列,战俘营那边有个狗娘养的德国佬说他认识你,还帮助过你。耶和华啊,我怎么会相信有这种事……但我觉得还是跟你说一下比较好,那个德国佬说,哼,他‘需要你的帮助’……嗯?!你在做什么?!”

  临时营房里,他的好友正缩在椅子里,看着怀里抱着的一件德国军服大衣(居然还是一件上校的)看的出神。小提琴家目瞪口呆,看着瓦列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就跳起飞奔出了营房,脚步尚不稳健,手里还抱着那件大衣。耶和华啊,看来这个消息是真的。居然是真的!(他们搞在一起有多久了?!)

  我,瓦列•席皮尔曼,行动力最高,现在正在和负责关押战俘的俄国军官  谈 • 判 。

  “你是说……你想赎出那个德国人?”矮壮的白发军官扶了扶眼镜,从文件中抬起眼皮看着这个钢琴家。

  “是的……不惜一切代价。”瓦列感到自己紧张得开始变得僵硬。
 
  “你要知道,这可是一个杀人犯、侩子手。我会开始怀疑你波兰人的身份。这些德国人没有一个不是没有人性的嗜杀野兽。你有什么理由给他救赎?除非你能证明他的双手没有沾染战争的鲜血,你能吗。”

  “……我不能证明,我是在战争结束前两个星期才遇见他的。”

  “啊哈,我猜这就是你为什么能这么幸运的活下来。他们只折磨了你两个星期,嗯哼?”

  “不,他没有折磨我。他救了我的命。他帮助了我,给了我食物和衣服。他没有将我的藏身处告诉其他任何一个德国人。我向耶和华以我的性命起誓,我上面所说的全是真实的。”

  “……”

  “……”

  “可你是个犹太人!!!”

  “是的,可是,我也是个钢琴家。”

  “……好吧,这世道开始变了。犹太人没有被德国兵屠杀,”老军官嘟哝着从椅子上起身,走向档案柜,“那个德国人的名字?”

  “呃……我没问他……”

  正开始翻找档案的老军官,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从镜片后面瞥了他一眼:“小子,如果不是鉴于你的特殊情况,我会说你是在找刺激。走吧,你最好亲自去指出他。”

  瓦列一眼就认出了那望着他的有着浅色睫毛的蓝眼睛。

  恢复波兰电台的第一天。

  “我是瓦列•席皮尔曼,能活着在这里弹奏钢琴,我需要感谢上帝,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感谢那些逝去的和没逝去的波兰人。我还要感谢一位我尚不知道名字的德国军官,他是一个好人,是他在战争结束前保住了我的小命,所以我最终能在这里。”

  瓦列走出录音室,他早就看到有一人在外面等候着他。那人向他走来,献上掌声:“噢,瓦列•席皮尔曼,美妙的音乐。感谢你对我的提及,虽然你还是不知道我的名字。”

  “我只是还没来得及问你……事情太多了,治疗、搬家……我觉得你还应该感谢我让你在这里听我弹奏钢琴。”

  “是的没错,当然要感谢我亲爱的大钢琴家,收留了这个可怜的威廉•霍森菲尔。”

  “威廉•霍森菲尔?”

  “嗯,我的名字。”

END.

Hosenfeld
(不想当音乐人的军官不是好饲养员)

Szpilman
(每次都能靠狗狗眼逃过一劫的奇迹男孩)

  好了,这是我看完《钢琴家》后的成果。真的希望人们都能好好的活下去,不管是哪一方。电影中的瓦列永远没有报恩的机会了,他会感到遗憾吗?

黑豹吃素吗

  吃,当然吃。最喜欢吃的就是罗斯……不,玫瑰。

  是的,特查拉认为玫瑰作为一种植物,可以说是非常的尽职尽责,做到了他能做到的最好。颜色艳丽,外形娇小可爱,花瓣娇嫩柔软,植株高度刚好适合人类伸手揉捏……不,这并不是他去捏罗斯探员的肩膀的理由。

  而且玫瑰用途多样,作为观赏植物视觉效果非常好。在阳光里会闪耀着温柔的光泽,在黑暗中也会辐射出一种温暖的气息。

  但是要注意不能随便伸手触碰。

  玫瑰带刺。

  还非常狡猾。不注意就会被他无辜的脸骗到。

  特查拉决定放弃用“玫瑰”代替“罗斯”。

  但是用这种方式来掩盖目的的做法本来就注定了失败。罗斯和玫瑰可以说是非常拟合,包括同样有着“表面美好,其实内在更加美好”这种属性。

  而且,玫瑰会不自觉的引起罗曼蒂克的想法,罗斯也会。比玫瑰更妙的是,他还会不自觉的讲下流话。

  罗斯跟他说:“我先进去,然后你再进去。”

  特查拉想:“这怎么可以……你才应该是那个被进入的吧。”

  虽然他还是先给了他五分钟“审问”克劳。

  他比谁都清楚这朵玫瑰有多么狡猾。

  罗斯的后背红了一小片。

  纳吉雅和苏睿担忧的看着罗斯。

  掀开那一块衣物的布料,特查拉看到了脊椎凹陷处的红色枪伤。他将奇莫由珠放了进去。伤口开始缓慢闭合。他用食指从那个伤口顺着棘突一路抚上,摩挲,指尖饥渴的记忆着每一块肌肉的触感。然后特查拉一本正经的告诉苏睿罗斯需要被带回瓦坎达。

  特查拉在寒冷中猛然醒来。

  他最终选择了离开父亲。离开灵魂的大草原。

  然后他看见了他的玫瑰。

  罗斯正一脸惊奇的盯着他。

  特查拉想提醒他自己还没有穿衣服,但他不介意继续被这么看着。反而是罗斯先反应过来,红着耳根迅速转过身。特查拉有点小遗憾,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首先向母亲与妹妹表达了重生的喜悦。

  “我回来了。”

  不急,他今后还会有很多,很多的时间来吃下这朵带刺的玫瑰。

•—•

———

•••

——————————

  相信我,我完全是在瞎jb乱写,毫无逻辑,只想吃玫瑰,仅凭对电影的那一点金鱼记忆进行添油加醋的叙述。就是在讲故事。就是觉得马丁太可爱了。

  顺便问问大家:玫瑰好吃吗?